逆光-以文会友
欢迎来到逆光-以文会友论坛。
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关键词

最新主题
九月 2018
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日历 日历

有谁在线?
总计有1位用户在线:: 0位注册用户, 0位隐身和 1位游客



用户同时在线最高记录是10人在2013-07-05, 00:10
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本周最活跃发帖人

本月最活跃发帖人

统计
论坛共有44位注册会员
最新注册的会员是 妖儿沐翔

我们的会员们总共发布了595个帖子 在133个主题中

第三章,在那平静的生活之下

向下

第三章,在那平静的生活之下

帖子 由 深白墨色 于 2013-07-05, 03:26

序曲:致那即将破碎的世界,末元前夕

第三章,在那平静的生活之下

所谓“秩序者”,就是维护维持秩序的人,既然需要维护秩序,不论是何种的秩序都需要有能力和有力量的人来维护。如果维护者本身没有维护秩序的相应力量,或者非维护者用特殊的东西干扰了维护的进行,那么秩序者本身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2012年,即所谓的末日之年。12月21日的太阳落下之后,第二天的太阳将永远也不会升起来。诸多的预言都将末日指向了这一天,被疯狂传载的玛雅预言。还有类似于地球将要穿越光子带,地球将要迎来不见天日的完全黑暗的三天,而三天之后太阳将会比往常更为明媚,宇宙天体的磁场将引发滔天的洪水覆盖地球的表面,地球的南北极磁场将会对调,磁极移位,诸如此类的说法更是数不胜数。

直到,直到全球范围内发生大量异能者暴起伤人的事件,这颗星球上的真正的掌权者们坐不住了。强大的个人力量,如果不能利用和掌控,那就只能抹杀。所幸,这些事件中的异能者均是突然爆发并且无法自我控制,最后,这些异能者不是自爆死亡就是失去神智,发疯,变成植物人。

这件事情并没有让那些掌权者们相互亮出自己真正的底牌去进行清扫。但是,随着各地频发的地震海啸等天灾的发生,大量丑陋恐怖的巨形怪物也相继在灾难发生的地点出现,掌权者们迫于这些怪物无法用现代武器消灭,权衡之下,只好出动了被称为禁卫军的异能者部队。

人与怪物的战斗之所以没有愈演愈烈,那是因为那些怪物只有在发生巨大的天灾之后才出现,就像是灾难之后凭空出现一般,科学家们无论怎样进行监控和推测都无法解释这种现象,不过怪物出现之后首先就是开始寻找就近的人类,然后开始疯狂的吞噬人类,吐丝,结茧,破茧之后就完全是另一幅更接近人类的样子了,并且力量巨大,战斗力惊人。

为了消灭这些进化后的怪物,各掌权者的异能者部队也开始疯狂的减员,令掌权者们肉疼的抓狂。要知道,异能者,几百万人中诞生一个天生的异能者的概率极小,更何况异能者又不是大白菜,虽然可以使用药物来激发出异能,但是异能者毕竟是不可能量产的,即便是服用药物,得到异能者的概率也是微乎其微。

各地的民众却是因此而恐慌了起来,天灾,怪物,吃人,异能者。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的力量是无法战胜的,群众的联想力更是无法约束的,再加上诸如此类的超乎常理的现象不断的发生,终是使得流言四起,各种新鲜出炉的末日轮铺天盖地,诸多宣传吃人才能够获得永生,才能够得到解脱的宵小邪教也小范围的传播了开来。

令掌权者们哭笑不得的是,间接解决了这个令各国ZF绞尽脑汁的甚至想要用武力来镇压民众游行的麻烦事的,居然是三个头脑一时发热出去探险的青年人。

他们告诉自己身边的人,他们想要划着木筏去百慕大里面溜达一圈,企图去寻找通向新世界的大门,但是诡异的是在出发的当天他们就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并且逢人便说些“我看到了光,那是新世界的大门,我将得到永生。”诸如此类的语无伦次的话。

这一惊奇的现象一开始并没有太惹起ZF们的关注,毕竟,这世界这么大类似情况更是数不胜数,更何况还有令他们头痛的怪物。

直到一个拥有能够探视灵魂的能力的异能者无意间遇到了其中的某人,居然发觉这个人没有灵魂,经过仔细探查下才发现支撑这具身体的,仅仅是灵魂被强大的不知名的力量击散之后的残念。

而后,ZF们根据一些蛛丝马迹,还有异能者们的协助,揭开了百慕大的真实面目。

次年四月,整个世界诡异的回复了平静,上班的去上班,上学的去上学,一切,似乎回到了怪物出现之前的生活。

五月,全世界的异能者发起运动,并要求政府,异能者要完全独立于,并不受ZF和私人的制约,成立一个完全属于异能者的组织——秩序者组织。并承诺,只要有怪物出现,将第一时间将之扼杀在摇篮里。至此,异能者完全脱出了个人保镖的行列和作为一种私人的武力震慑的命运。而ZF也出面相告,对于异能者的亲人和家属,ZF将提供无偿的经济财力和物质条件的支持。

当然,这次运动完全没有影响到这个诡异得恢复了平静,人们依旧在自己的位置上生活着的世界。


L市靠近郊区的某私人医院内。

清晨的阳光扬扬洒洒的透过树叶照在了这间干净的病房内,宽阔而舒适的病床旁坐着一个普通教师一样的中年男子,大众的长相,刚刚洗过的头发,随意搭配的T恤和短裤,脚上还穿着一双随便哪个街边的地毯上都不会超过15块钱的人字拖。

而病床上,正躺着一个面容有些病态的少年。

男子就这样在病床旁边安静的坐着,眼睛望着窗外,似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如果你的目光落在这男子的脸上,你自己也会不知不觉的微笑起来。男子的脸上其实并没有什么好笑的东西,甚至是没有什么表情的一张脸。但是却似有表情一般,令看到的人,不自觉的,发出发自内心的愉悦的温暖的笑意。

你看到的只是一种感觉,虽然“感觉”不能用“看”来形容,但是,你确实看到了,那种能够让你也发自内心的笑起来,能够去除你心底所有灰暗的笑意。

“你醒啦。”

“先别急着睁开眼睛,也别急着去想那些麻烦的事,这些我稍后都会告诉你的。你先感觉一下,你的‘瞳’还在不在。”

少年闻言一顿,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是代价呀,使用‘驱散’的代价。强行清除一定范围内的因果的关联性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看着少年欲要辩驳的样子,男子笑道:“呵呵,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会这么做的,毕竟那东西吃了人之后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过这样一来可就有些麻烦了,被‘清除’关联性的空白区域,必定会扭曲和改变周围的关联性,如此循环往复下去,产生的就不单单是蝴蝶效应这么简单的事了。然而这忽然之间就‘空白’的地方,就像是漆黑之中的灿烂烟火啊,如此明显的目标,想不被注视都难了。”

说到这,男子停了下来。“这个世界早就貌合神离了,看似平静的表相之下,巨大到足以摧毁一切的风暴正在酝酿,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男子心中忧道,他并没有讲这些话告诉给眼前的少年,因为这是他现阶段,哪怕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接触的东西,与其让其杞人忧天,不如闭口不谈,让少年做他真正该做的事情去。

“那个……老师,虽然我的‘瞳’作为代价消失了,但是我的感觉却比以前强大了很多啊。”

巫天行揉揉自己的眼睛适应了光线后说道。

“哈哈,你自己还不知道缘由么?看来你急需要一场锻炼啊,两天之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转转。这期间,你先打理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房间的门被轻轻的打开了,开门的人手中提着一束开得正艳的马蹄莲,进入房间后随手轻轻带上了门。感觉到有目光在注视自己,便向病床上看去。

“诶?天行……同学,你醒了?”似乎觉察到自己的称呼有些暧昧,所以加上了同学两个字。

“您好。”看到屋子里多出了一个中年人,女孩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嗯,我刚醒。你……有什么事么?”平淡,平淡的不带有半分感情的话语。

“额……那个,这个是我给你买的花,祝你早日康复。我问过医生,说你有轻微的花粉过敏,不过这束花是用纸折出来的,完全不用关心过敏的问题了。本来想自己动手的,但是折出来的是在不太好看。”

看着巫天行明显精神头不足的样子,便把花束摆在了床头旁的柜子上。然后转身,打算离开病房,看样子并不想要插嘴屋内二人的谈话。

“我不要你的东西,把它拿走。”毫无感情流露出的话语,甚至还带着些许……讨厌?

女孩明显一怔,如果第一句没有察觉出什么的话,那么这第二句明显带着厌烦情绪的显然有些激怒女孩了。

女孩深深吸一口气,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少年,勉强露出微笑:“如果,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就……。”

“拿走!马上!出去之后把门带上!”

女孩惊愕,随即强压住恼怒,抓起那束自己刚摆放好的纸花,摔门而去。

“呵呵,你知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中年人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并不感到诧异。

“大概……能有一星期吧。不过,那个女生,我对她的感觉很不好,十分不好,如果跟她纠缠太多的话,我会身处险境,甚至是,失去身命。”

巫天行缓缓的道,眼睛看着天花板,蝇虫爬过,浑然不觉自己的一切已经被看得通透,自己将要爬过的地方,还有所有的未来。

“你有那种感觉也不太奇怪,我从基地里带出来的仪器没办法判定她属于哪方面偏向的异能者。不过根据我的判断她应该是极其罕见的结界师。不同于普通的结界师的可视化结界,她的结界是直接作用于关联性上,直达更深层次的结界啊。”

中年人罕见的露出了思索的神态,“天才和怪胎们都以开始了聚集,根据那帮人掌握的情报来看,世界很快就要发生不小的变动了,不过对于人类来说,是福还是祸呢?”

巫天行显然吃惊不小。

“知道你为什么身上没有伤么?想想你昏迷前的境况吧,听小川说你可是直接被那变异了的虫子吃进了肚子啊,呵呵,做一回食物的感觉怎么样?”

“额,老师,我敢肯定你最后一句话一定是小川让你说的。不过,那女生居然还是结界师?对了,老师,我使用‘驱散’并没有影响到她,是不是这个原因?”

“理论上你的‘驱散’相当于关联性恢复机的作用,不过与关联性恢复机的影响来比较的话,你的‘驱散’不完整,或者说是太霸道了……”

话音未落,就被一个明显装着阴阳怪气的声音打断了。

“喂喂喂,刚刚我可是听到有人在说我的坏话哦!不过,我刚过来的时候看到栾晓颖眼睛红红的跑出去了,我说你这家伙,对有关人的事不怎么关心就罢了,可欺负美女就得先过我这关!”

门外,李小川同学右臂下驾着拐杖,左臂被绷带吊在脖子上,可偏偏还要配合着语言做出双拳相击的“凶悍”动作,再加上他现在的这副德行,滑稽的样子哪怕是久郁成病的人都能被他逗乐。

随即他快步走进屋子,站在屋子中央,双手擎着拐杖向天花板抵过去,似乎在测量这间屋子有多高。

“老师,我明明都能活蹦乱跳的了,为什么还要装成这幅可怜样?”听不出抱怨的味道的抱怨道。

“这里是平民区,为了避免惊世骇俗,你也只能这样了,不过如果让某些疯狂的科研人员知道了某人浑身肌肉崩裂之后两天就完全复原了,估计是会不计一切代价来捕捉你这只获得‘虎力’传承的‘小白鼠’哦。不过,这好像是某人自己动手把自己绑成现在的这个样子的吧?”

中年人不由打趣道。

“啊哈哈,想抓我那是做梦,不过你这家伙这些天被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说着看了眼桌子上剩了半碗的瘦肉粥,“而且伺候你的还是个美女,真是好生令人羡慕,哇呀呀!慕煞我也!”

“得得,你先给我停下,打住,暂停,立正!”

巫天行止住了正在扯动绷带的还想再要来一嗓子京剧某男。

“呵呵,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不想多说什么,不过那个结界师为了救你强行施展自己还没有觉醒的能力,而且还是超负荷的运转,在几乎没有相关异能量的情况下,她的生命力没有被抽取已经是万幸了。”

“你之所以没有被当做能量直接被那变异虫子吸收掉完全是靠她的异能的支持的,小川当时看你被巨虫吞进肚子直接狂暴了,生生的把那巨虫给撕碎了,但是你在那巨虫的身体却中安然无恙。之后秩序者们找到了她,不过她当时已经昏迷了。”

“我一直在奇怪她究竟是什么样的能力者,我从基地里带出来的测量仪也不管用,秩序者那帮人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而且你对她好像还有某种程度上的?”

巫天行点头确认。

“那……那孩子的能力……改变某种关联性?这样解释的话也许能说得通了,改变某种关联性,或者强行植入另外一种关联性进行干扰,以达成自己想要的结果?或者是,直接想要某种结果,然后关联性自己就产生了冲突,直接导致自己想要的结果?”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你没有被吞噬而她也没有消耗自己的生命能量来作为代价了。或者是增加你身体的防御力,或者是直接影响了巨虫对你吞噬的能力,总之是以你的安全来作为结果。”

“至于你对她的讨厌和厌恶,能‘看见’关联性的你和能‘影响’关联性的她,于深层次上的灵魂波段就是相互矛盾的,‘看见’能看到‘影响’引起的变动,但是却并不希望自己无法预测的结果出现。所以才会出现近乎本能的讨厌。”

“好了,能告诉你的就这些了,身体将养好了之后来找我,我给你安排历练的地方,小川也一起来吧,得到了高于自己本身且不能掌握的力量并不是什么好事。”

中年人看了看自己手表上的提示信息起身道。

“不断被出现的特殊灵魂频段,还有出现规律异常的怪物,而且怪物也产生了变异,暴风雨前强行制造的平静,会给人类留下足够多的准备时间么?”

中年人思讨着,然后他的身体慢慢的变淡,最终消失在了房间治中

深白墨色

帖子数 : 7
威望 : 5
注册日期 : 13-07-05
年龄 : 25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