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以文会友
欢迎来到逆光-以文会友论坛。
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关键词

最新主题
九月 2018
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日历 日历

有谁在线?
总计有1位用户在线:: 0位注册用户, 0位隐身和 1位游客



用户同时在线最高记录是10人在2013-07-05, 00:10
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本周最活跃发帖人

本月最活跃发帖人

统计
论坛共有44位注册会员
最新注册的会员是 妖儿沐翔

我们的会员们总共发布了595个帖子 在133个主题中

【银魂】能说本文就叫做银魂么懒得想名字不用剽窃原名吧啊喂!

向下

【银魂】能说本文就叫做银魂么懒得想名字不用剽窃原名吧啊喂!

帖子 由 辞原小妹儿__ 于 2013-07-05, 03:04

弑亲这个习俗其实不是只有神威知道
梓罗站在那个女人和她一家子的坟前,用红色的大眼睛盯着矗立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块平整的墓碑。
“梓罗,带着你妈妈的份活下去。”那个女人曾经这样叮嘱梓罗,但是现在那个女人已经躺在了墓碑的后面,坟包的下面。
七年之前,那个女人的姐姐生下了梓罗,在这颗夜兔星上是一件喜事,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这孩子的父亲在出任务的时候恰好死了,死在外面的人不计其数,多数人已经习惯了,这孩子从此就跟着母亲一起生活。
梓罗四岁的时候,母亲死了,大概是病死的吧......谁知道呢?梓罗的母亲可是曾经的夜兔斗场的永恒第四,要杀她,前三名的几率要大些。母亲死了之后,梓罗只能跟着母亲的亲妹妹了。
那个女人对梓罗很好。
她会在梓罗回家之前把饭菜准备好,在梓罗出门之前替梓罗整理衣服,她总是笑得很开心,眼睛会笑得眯成一条缝,不,他们夫妇一直都是这个表情,只有他们那个已经满了三岁的女儿会摆出一副嫌弃梓罗的样子把家里弄得乱哄哄,然后栽赃给梓罗。而这对夫妇从来不会去打骂梓罗,只是轻轻说一句:“下次不要这样做了”。
梓罗很烦,虽然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这个女人,这个家,真烦。
好想杀掉他们。
心中涌出一段难以平静的深深的厌恶。
梓罗的伞是和眼眸一样的暗的红色,是血液么?才不是呢,是基因的关系。梓罗的伞很纤细,和其他夜兔的伞不一样,上面画着白色的纹路,梓罗觉得伞的样子实在是太普遍了,所以画了纹路做记号,但画着画着着就不知道时间了,等回过神来,伞上已经被画满了白色的花纹,整整绕了伞一周。
夜兔星球上土地贫乏,无法种植更多的食物,夜兔是个战斗的民族,需要大量的营养供给,所以人们就以自然界中一切能够食用的东西代替了缺少的营养,而这些东西,就需要能人从别的星球或者不知名的地方带回来。
梓罗经常接任务,不想欠这家人太多,所以用食物或者金钱来抵掉就好。梓罗到不了别的星球,只能在自己星球上打打杀杀。每个月梓罗的排名都能够在夜兔雇佣中心提升五十多名。夜兔一族是出了名的人数稀少,整个星球上或许人数也不够一百万,不参加雇佣兵的有十分之二,想要提升名次只要杀掉你想要的名次上的人,你就去接替他成为新的这一位。
而梓罗的目的不是名次,是金钱和食物。她需要大量的金钱和食物去还那家人的人情债,不然会愧疚。
梓罗的身边是没有朋友这种东西的,或许是因为太忙碌,或许是因为夜兔的小孩子都不喜欢交朋友,她总是喜欢在高楼之上吹着风。
梓罗六岁,还是在那一栋楼上吹风。
夜兔的天空永远是阴沉沉的下着雨,太阳从来也不会庇佑这颗星球,偶尔瞄两眼又匆匆离去。
天空还飘着小雨,这样的天气着实少见,多数天,夜兔都是瓢泼的大雨。
“你是梓罗?”梓罗的背后传来一个同样稚嫩的声音,对方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
“我听说梓罗是最喜欢在这栋楼的楼顶上吹风的。”那个孩子没有动,只是兴趣盎然的继续说下去。
“嗯,这里最高......你听谁说的?”
“大家都这么说。”
“你找我有事?”梓罗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是啊,我想杀了你。”那个孩子双手背在身后,拿着伞的手摆来摆去。
“这样啊。”梓罗淡淡的回答。随手抄起红色的伞,往楼梯走去。
一把紫色的伞“轰”地砸在了梓罗身前,梓罗抓着伞一挥,红伞卡在了那个孩子的手中。梓罗抽回伞:“你是神威?”
神威点了点头,他笑的很开心,很欠揍,很像那对夫妇,但又有不像的地方,是哪里呢?
“果然呢,做个朋友吧。”梓罗面无表情的收回了伞。
“我没有朋友。”神威笑着,头上那一根呆毛左右摆了摆,吸引了梓罗的视线。
“你别动!”梓罗突然出声,神威好奇的睁开眼睛,想看看梓罗要做什么,梓罗冲到神威跟前,双手攥住了那根呆毛,两只脚蹬住神威的双肩,狠狠地拔。
“你做什么!疼死了......”神威捂住头皮,抓住头发的下半截。
“疼?嗯,就疼一会儿,你头上有条橙色的虫子,还会动的,你别动!我帮你拔下来!”
“那个不是虫子...是头发!不停手就杀了你。”
“诶,原来是头发么......对不起对不起!”梓罗从神威身上跳下来,疑似愧疚地在一旁偷笑。
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
“为什么,不杀了我?”梓罗面对着神威,一步一步向后倒走着。
神威的呆毛乍眼地晃了晃:“我说过吧,我不杀女人和孩子,你占了两条,还有希望。”
梓罗挠了挠头发,为什么她会觉得这句话这么别扭呢?
“神威,别把我当癌症患者,什么叫做我还有希望,记得以后对人说话要说你有前途......”
梓罗终究是个女孩儿,不论是男孩子性格还是以前不爱说话还是不分男女的界限(...),朋友这个东西就是让人性格开朗的,在梓罗心里,神威已经是自己唯一的朋友了。
时间过了一年,梓罗七岁,神威十岁,神乐三岁。
梓罗的小姨很尽心力,听说梓罗找到了好朋友就立刻收拾行李搬到了神威隔壁,为此梓罗曾经猎杀了一匹价值五十金币的夜明兽来回报他们。
小姨看梓罗找到了好朋友,就大大方方的把梓罗送到神威家,说是三个小朋友要互帮互助,大家都是邻居,他们一家要出差,就暂时把梓罗存放在神威家
星海坊主也经常出差,回来的时候看见梓罗也没说多话,神妈(...)是个贤惠的好妻子,不过身体有些毛病,经常卧病不起。
其实神威作为夜兔雇佣中心的前五十名,能拿到的钱不少,不过大多数都用来养神妈(...)的病和全家人的伙食了,生活条件什么的根本不在神威的考虑范围之内。
梓罗很受神乐的喜爱,神乐经常把不舍得给笨蛋大哥吃的糖都给梓罗吃,一个劲追着梓罗屁股后头喊:“梓罗姐,梓罗姐......”就好像在星海坊主身后一个劲地喊“帕比”一样。
梓罗作为一个善解人意的懂事好女孩,会帮着神家(...哎呀胳膊好像脱臼了)做一些家务,洗洗碗刷刷盘子,打扫下卫生,铺下床,洗洗衣服扫扫地什么的。
而梓罗觉得自己其实很不划算,每天自己会帮着做饭做家务,晚上却只能跟神威挤在一间屋子里,神乐还小,都是跟着神妈(...)和星海坊主一起睡,除了客厅,就只有厨房和卫生间还有神威的房间选择了。
其实梓罗是多么想选择客厅啊,不过自从神妈(...)给梓罗讲了一个故事之后梓罗就再也不敢妄想客厅了。
故事是这样的:
其实神威家的客厅死过人。
故事讲完了。
所谓杀人多的人最害怕的是鬼怪,虽然多数人并不是这样(...),但是梓罗算不上多数人。
其实梓罗也想过睡神威房间的壁橱里(...)但是自从神妈(...)给梓罗讲过一个故事之后梓罗就不敢妄想壁橱了。
故事是这样的:
客厅里死了的那个人被藏在神威的壁橱里。
好恐怖!
壁橱这种东西,最恐怖了啊!
梓罗肖想过神威的被窝(...)......但是后果,大家都明白,神威呆毛一晃,趴在铺好铺盖的榻榻米上,笑眯眯的道:“杀了你哦!”
“神威...你去看看门关好没有啊...我总觉得有人盯着我...”
“神威...你去看看壁橱关好没有啊...我总觉得有人盯着我...”
“神威...你倒是去看看啊...”
“神威...”
“乖乖睡,不然杀——了——你——哦!”
“你在说梦话,对吧神威...”

。。。剧场

为什么梓罗不回家睡?
作者:那种事情作者大人我没有去想啦,再说了这么精细什么时候我小梓罗才能和神威小子擦出火花啊。
为什么会出现()的作者乱入!
作者:嘛..不自觉就打上去了懒得删就做个声明表示作者大人我想要吐槽..好了。
为什么神威不杀了梓罗明明梓罗都已经拔他的命根子呆毛了?!
作者:艾玛作者麻麻喊作者回家吃饭了掀桌!好吧是因为梓罗是女主啊魂淡!女主都被杀死了我就这么完结了作者我很不开心啊..作者我啊,可是抱着此文苏了也不肯弃坑的唯一打算完结的完结的文啊..阿列- -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重复了..

。。。完毕

梓罗醒的很晚,所以早餐一直是神威在做,神妈太狡猾了,总是用自己生病了的原因偷懒不做饭,梓罗觉得神威做饭很好吃啊。
神威平时不爱看书,所以大字不识几个,但是搜罗资料方面比梓罗强多了,这小子不知道哪里来的消息,他说哪颗猩猩(...亮点什么的作者我才不会告诉你们呢)要爆炸就一定要爆炸,他说今天晚上有乌鸦就一定有乌鸦。
一直有乌鸦吧......
神威经常有一些不可告人不为人知的小道消息。
就比如前几天神威告诉梓罗,春雨的创办人其实是个女人,再前几天,春雨的第七团是个夜兔军团,还有前两天的:
夜兔的习俗有一项是弑亲。
弑亲可不是闹着玩的,有人以他为自豪,有人唾弃他,厌恶他,最后这习俗也就跟着争执消失了。
弑亲可以体现出自己的强大,强大就要从自己身边开始,从亲人开始。
神威笑着说:“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第一个杀了梓罗。”梓罗扯住呆毛:“谁是你亲人啊!”
神威拍掉梓罗的手,毫不在意的说:“那就老头子好了,不是星海坊主么,不是最强的夜兔么,杀了他,我就是最强的夜兔了。”
梓罗刨了一口饭:“吃你的吧,幸亏神阿姨吃得快,神乐听不懂,不然非要好好的揍你一顿。”神威端起腰粗的饭桶,可着劲往嘴里刨饭:“求之不得。”
哎呀你其实是个抖M吧神威君。
那对只会微笑的夫妇回来了,他们出差从来不久,只是两三天就回来了。
女人揉着梓罗的脸颊,梓罗也没打算反抗,只是这笑,看的实在是乍眼。
“我可以,杀了你么?”梓罗突然用红色的伞抽向女人的脖颈。那白皙的皮肤,看了实在是叫人心疼。
神威说得对:碍眼的东西,只要用暴力就可以解决了。
神威什么时候说的..?
女人的反应很快,但是她的腿被红伞打断了。女人的伞是绿色的,墨绿墨绿的,好像流着光彩。
女人诧异的看着梓罗,试探的问:“你打算弑亲?”梓罗用红色的眸子静静的望了女人一眼,提起伞跳了过去,女人背靠着墙,用她那把绿油油的伞挡住了梓罗的伞。梓罗连忙出脚,脚背直接打在女人脸上,女人被甩了出去。
女人险险稳住身子,眼神直勾勾地锁定住梓罗。
“我知道的,雇佣中心十四号——玉女。”女人的眼神变了一变,很快的镇定下来。
“小罗,你在说什么呢?什么雇佣中心啊,我就是陪着岭晓去做做任务......”
“我知道的,你就是第十四名,玉女。因为你犯了雇佣兵的大忌,所以你被全宇宙的夜兔通缉。”梓罗高傲地抬起头。
女人的眼神彻底慌乱了,她开始不顾一切的劝说梓罗,恳求梓罗:“小罗,小姨这些年待你不薄,你要照顾一下小姨啊,小姨养你这么大了,你这么做对得起小姨我么?乖,放下伞,咱们不提这些了好不好?岭晓快回来了,求求你...收起来吧,你小姨夫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告发小姨的...一定会的...所以,求求你了小罗,把伞收起来,别再提了...别再......”
梓罗举起伞,狠狠地砸下去,血迸溅到梓罗的脸上,手上,衣服上,和伞的颜色融为一体。
那个女人死了,那个女人的丈夫回来,梓罗杀了他们两个,夜兔又开始下雨了,雨下得太大了,一瞬间把梓罗身上的血冲走了七八分,至于伞——她本来就是这个颜色,洗与不洗都是一样的。
梓罗留下来了一样东西,留下了他们两个的女儿,那个曾经栽赃诬陷她的女孩子。她要给自己留点乐子才好,不然,多无聊?
梓罗踉踉跄跄地走出那个大门,又踉踉跄跄地走进神家,神乐扑上来,却发现梓罗姐身上有一股血腥味,又松开了梓罗。
梓罗放好神乐,自己一个人又走到神威的房间,神威正在床边看着雨,不,或许不是雨,是梓罗家的方向,那里已经残破不堪了,院子里有血被雨水冲的成了一条条细细的河流,凝固不住。
“神威...我真的杀了他们...”神威转了过来:“我看到了,很棒呢,只在五分钟之内就解决了原十四名。”神威还是笑着,头上的呆毛好像应了天气,一蹶不振。
“我好害怕...我真的把他们...”梓罗手上的红伞掉在了榻榻米上,梓罗低着头,看着一双白嫩的,细小的,因为长期战斗,磨出老茧的手,现在似乎还沾满了血液。
“强者,不可以有牵挂。”神威捡起红伞,放在那双小手上。
“强者?”梓罗盯着神威那张看起来还算不错的皮。
“放心,你现在可以无牵无挂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神威揉着梓罗的头,一头乌黑的头发被揉的乱糟糟。
“可是,还不是无牵无挂......”梓罗嘟囔着。
梓罗顺了顺头发,笑了:“神威,我可以抱抱你嘛?”
“唔?敢抱我,就杀了你。”神威还是那样笑着,那是跟那对夫妇完全不一样的笑容。
几月后
“神威,给我套衣服我要去别的星球,这件衣服不好看了。”梓罗扯住神威的呆毛,神威趁其不备右手一劈,梓罗来不及反抗便应声倒地。
梓罗再醒来,已经在漫山遍野的尸骸中了。



战争什么的赶紧去死一死啊
武士的国家,这里曾经被这样称呼,但从天而降的大量天人改变了这个世界,弱小的人类被天人欺辱,幕府也开始迎合天人,这时候,从民间站出了一批人,他们被称作攘夷志士。
梓罗从尸体堆中爬起来,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儿?
梓罗已经换了一套衣服,白色的料子上沾满了地上的污垢,有血,有沙土,有火药。梓罗的伞掉在梓罗右手边,梓罗随手捡起伞。
现在,去哪儿呢?
别说是想办法生活了,这地方连半个鸟影子都没看见。梓罗是夜兔族人,以雇佣兵出名,强大是强大了,但是这儿没人雇佣她,也没有人给她工钱,梓罗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难道是要她扒了身下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尸体来炖了吃了?
梓罗蹲下来,把一具有蓝色鸟脑袋的鸟人尸体摸了个遍,最后在他口袋里面摸出来几块金币和几条不知名的虫子,看起来就是那种喂鸟的小虫子。梓罗把金币揣进口袋里,把虫子扔掉,又开始翻另一具人类尸体的口袋了,所有倒在地上的人类的尸体都穿着形制差不多的衣裳。
神威讲过在宇宙里有一颗星球上面有一个地方叫做江户,江户的人穿着他们的传统服饰,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难道这里就是那个有江户的星球?
从这具尸体上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除了这个人死之后还紧紧握住的一把刀。那是一把很漂亮的刀,细长的刀身泛着寒光。
不错,收下吧。
梓罗找到不知道哪一把刀的刀鞘,把刀入了鞘,梓罗想要帅气地拎走这把刀,奈何她至今只有七岁,身子还是一米二不到的长度,所以她只好空着肚皮拖着这把刀走。
桂小太郎正在饭后散步,战争刚刚结束,他们的损失不是特别多,至少比起那些天人要好得多了。银时吃完饭就窝在屋子里不会再出来半步,他可要回味一下《jump》里面的内容。高杉现在也忙的不可开交,他得准备下一场战斗了,他的鬼兵队绝对要所向披靡。坂本那家伙现在正在屋顶上睡觉吧?
远远的,一个穿着白色旗袍的女孩拖着一把武士刀,扛着一把红伞正缓缓地向桂小太郎所在的地方行进。
咦,那有个人。不不不,一定是自己的幻觉了......
去你的幻觉!那真的是一个人。
梓罗两条短腿不停地跑动,桂小太郎的目光也越来越好奇。
那个女孩子冲到了桂小太郎的面前,突然红伞指着桂小太郎的鼻尖:“你需要雇佣兵嘛?”
女孩子眼中的期望桂小太郎不是没有看到,但是:“雇佣兵是做什么的?”
桂小太郎似乎说了让女孩子不高兴的话。梓罗丢下那把刀依然用伞尖指着桂小太郎,梓罗说:“雇佣兵就是,你给我饭吃,我帮你干活。”
桂小太郎抱着胸,似乎很慎重的考虑一阵之后打量了梓罗一阵又沉浸在思考之中。梓罗可等不及:“喂,女人,你到底雇不雇我?不雇我就走了,省得浪费时间。”梓罗说着,红伞伞尖已经离开了桂小太郎的鼻子。
桂小太郎忿忿不平地抓住这把伞:“谁说我是女人了!桂我啊可是个纯爷们啊!”
梓罗抽回伞,大声吼道:“那你倒是像个男人告诉我你雇不雇我,不雇就不要耽误我的时间,穷光蛋。”桂小太郎气得跳脚,一边用手形容一边说:“哎呀,你这丫头怎么这么蛮不讲理?谁说我没钱的?桂我可是很有钱的,很多很多,大概有那么多,最起码管你饭是没问题的...哎呀你别走啊......”梓罗拎起那把刀就走,她才懒得管这人有多有钱多没钱的,她要的就是雇佣和不雇佣两个选择而已。
“别走啊,我雇你!”桂小太郎急急忙忙的说。
梓罗停下脚步,没有转头,闷声问:“真的?”桂小太郎回答:“嗯,真的。”
梓罗蓦地转过身子,扑到桂小太郎腿边抱住了桂小太郎的小蛮腰。
夜兔雇佣兵守则第一条:
雇主第一,雇主万岁,要随时做好抱雇主大腿的准备!如果雇主太矮千万不可以告诉雇主,那个时候要抱雇主的腰!
十几岁的桂小太郎身高已经有了一米六多,让一个小姑娘抱个腰啊什么的完全不成问题。
桂小太郎的头发很香,虽然有杀过人之后的血腥味,但是那种味道淡淡的,好像根本不存在,桂小太郎其实很爱干净吧。桂小太郎揉揉小姑娘的脑袋,这才让梓罗注意到自己也是一头黑亮亮的长发。
“我是夜兔梓罗,以后请多多指教。”梓罗对雇主的耐心往往是用之不竭的。
“我是桂小太郎。梓罗是哪里人呢?”桂小太郎牵着小姑娘的小嫩爪子,往现在的住所走去。“唔...夜兔人。”梓罗想了想,母星的确也叫做夜兔星,对吧?
“夜兔?嘛,没听过呢,我是江户人,是一名攘夷志士,名头很帅对吧?我也这么觉得。”桂小太郎没有注意梓罗是个天人的事实。
.
“哟,假发你回来了啊...咦?你拐了一个小孩回来啊...假发不可以这样,人家家长知道了可饶不了你哦!”坂田银时戏谑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就算是涉世未深的夜兔妹子也听懂了这句话的内涵,梓罗昂起头看着比自己高出四十来厘米的假发桂小太郎,软软嚅嚅地问:“雇主,我可以杀了他嘛?感觉他是危险品,杀掉吧?”银时手上的《jump》掉在了榻榻米上。
“假发你到底教了这孩子什么东西啊!”银时不得已从榻榻米上跳了起来,因为这个女孩子已经用手臂长的红伞攻击过来了,银时躲过了这一劫..
但是《jump》惨了..
“不是假发,是桂!我什么时候有拐小孩了,这孩子是个雇佣兵,我看她很可怜就把它带回来了我才没有你那么龌龊啊坂田银时!”桂小太郎稳稳地坐在榻榻米上。
“我的《jump》!坟淡你要怎么赔我的《jump》啊!这可是以前的现在没得卖啊!她的大好青春葬送在你手上了啊魂淡伞女!”银时抓住小姑娘摇来摇去。
小姑娘被晃得翻起白眼,嘴里念叨着:“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好晕好晕好晕......”
“假发,这孩子什么形象啊,你看这不是抄袭《地狱!女》么!”坂田银时坐在饭桌的这一头,“小鬼你慢点吃啊,我又不跟你抢,你是哪里来的怪胎啊。”
桂小太郎端坐在一边,一脸母爱泛滥的笑着回答:“银时,不是假发,是桂啊。这孩子是半路上遇到的,是个夜兔人呢,银时你知道夜兔在哪么,我好把她送回去。”银时挖了挖鼻孔:“夜兔?那种鬼地方我怎么知道在哪,晋助你知道么?”
高(...矮)杉把绑在额上的白布条拉得紧了些,毫不在意的说:“夜兔的话,是宇宙第一战斗民族,拥有最强的战斗力,标识是伞和旗袍以及饭量超大,他们在宇宙中是雇佣兵的存在,有饭吃就帮忙,养活不起就不要雇佣他们,简洁一点概括起来就是——夜兔是天人。”高杉没有把正在狼吞虎咽的夜兔妹子梓罗放在心上,这妹子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诶,夜兔真的这么伟大啊......”梓罗把最后一碗饭倒进肚子里,“我以为神威那小子说假的呢,因为母星上的夜兔都好弱的呢,神威那小子都可以排上前二十,诶,我多少名来着?”梓罗笑着用筷子敲了敲碗,发出清脆的‘叮’。
银时突然跳起来,指着梓罗大喊:“假发你带回来一个天人是要怎样啊,不知道我们在跟什么东西打仗吗啊?如果这女人是个间谍怎么办啊啊?惨了惨了......阿银我啊,可是把二十多本《jump》借给这女人看了啊!怎么办我《jump》神器被这女人......”梓罗用红伞狠狠地敲着,一下接着一下,银时连忙躲开。
坂本辰马睡眼惺忪地拉开门,正好银时往门口跑,两人撞在一起,银时恰好扑在了坂本辰马的怀里。
一切都静止了,不论是人还是人的视线或者是人的动作。
“咔嚓——”那是按下快门的声音。
屋里所有的视线投向声源——梓罗和她的伞。
梓罗正笑语盈盈地收起伞。银时一把推开坂本辰马,冲到梓罗面前:“少女,用你稚嫩的声音告诉我,你刚才没有把那一幕拍下来,对吧。”
“嗯?好,我刚才把那一幕拍下来了!”梓罗把伞和手背在身后,手一摆一摆的,像极了当年的神威,如果不是没有了头上的那一撮呆毛,这两个是真真得像极了。
“哪一幕......”坂田银时气势汹汹地死盯住梓罗,梓罗睁开大眼睛,低下头盯住右面的地板,一脸无辜的撅起嘴:“不就是坂田银时扑到一个男人的怀里么......没什么的......你不用太在意......我没有当一回事......你不用负责......”梓罗一边说,一边脸上升起了红晕。
坂田银时无力地倒在了榻榻米上,绿色的榻榻米被坂田银时全身上下所有洞洞扑出来的鲜血染红(那啥..其实本作者想要表达的是七窍流血..想歪了的银八老师喊你去走廊罚站..)。

辞原小妹儿__
新人小白
新人小白

帖子数 : 13
威望 : 5
注册日期 : 13-07-04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