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以文会友
欢迎来到逆光-以文会友论坛。
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关键词

最新主题
九月 2018
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日历 日历

有谁在线?
总计有1位用户在线:: 0位注册用户, 0位隐身和 1位游客



用户同时在线最高记录是10人在2013-07-05, 00:10
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本周最活跃发帖人

本月最活跃发帖人

统计
论坛共有44位注册会员
最新注册的会员是 妖儿沐翔

我们的会员们总共发布了595个帖子 在133个主题中

【转载】古言文:守株待兔:盟主,我们私奔吧!

向下

【转载】古言文:守株待兔:盟主,我们私奔吧!

帖子 由 雪羽 于 2013-09-19, 18:44

第一章 砸到了美男


  夜色深沉,希秋最大的爱好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就是人生极乐。这天却不知怎么的,睡不着觉,翻来覆去闹了一晚上,希秋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在孤儿院的事情。

  没错,希秋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穿着百家衣,吃着百家饭,结果养成了希秋这个白眼狼。希秋只爱自己。除了自己,谁都不爱。

  唯一的爱好就是看美男,想美男。因为不想美男的话,希秋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过去。她的回忆,却都是苦涩的,那般苦涩的回忆,还是不要想得好。

  希秋甩甩脑袋,不去想了有什么好想的。都过去了。如此安慰着自己,翻个身就想着要睡觉。

  屋子里传来了一阵阵声响,希秋茫然,警觉的坐了起来,这个鬼地方,不是有小偷吧。心里暗骂自己干嘛贪便宜,来这个鬼地方住。不就是房租少了一点,不就是屋子大了一点。除了这个有什么好的。全然忘记了自己当初把这个房子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场景。

  窗户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猫叫。希秋满脸黑线,“死猫,大晚上你鬼嚎什么。”愤愤然的躺下。自我安慰着,不就是一只死猫,有什么好怕的。这地方那么穷,小偷不会那么没眼光。

  一阵安静,又传来了阵阵声响。希秋死死地抓住被子。拼命地把脑袋埋在被子里面,平时看的鬼片,鬼故事里面的情节,都跑了出来,她不敢拿下被子,害怕一拉下被子,那个鬼就站在她的床边,越想越害怕,希秋不住的颤抖着。

  过了许久,希秋憋不住了,在被子里的氧气并不多,希秋猛的掀开被子,“我靠,受不了了,我不干了。”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希秋对着空荡荡的屋子骂道:“你到底谁啊,要出来么快出来。姐姐我还要睡觉。”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要不是握着被子的指节泛白。估计都会以为她不害怕。

  “希秋……希秋……回去……”空中传来了一阵阵的呼唤,希秋如临大敌,猛然拉起了被子,开玩笑,她能不怕吗?只有她一个人啊。怕得要死。

  “你到底是谁啊。”虽然害怕。却忍不住好奇,明明都知道好奇心害死猫,这个到底,就偏偏忍不住的要窥探。声音颤抖着。希秋努力地保持了这个音调。不再出声,她怕等下忍不住直接哭了出来。

  “回去……”那个声音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希秋翻了翻白眼,回去?回到那里去?却被突如其来的光芒刺的睁不开眼睛。用一只手挡在眼前。发现面前有一束很漂亮的蓝光。

  仿佛受了蛊惑一般,希秋走下了床,走到了那束光的边上,伸出手触碰,在接触到那束光时,猛然的惊醒,却发现来不及了,因为她被锁在这束光里面,出不去了。拼命的拍打着,叫喊着。

  却发现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希秋害怕了,看着自己的身体在空中越飞越高,希秋想尖叫,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害怕,一种不知名的恐惧蔓延着。她不知道接下来会被带去哪里,亦不知道接下来她会怎么样。

  眼皮越来越沉重,意识越来越浑浊,希秋拼命的咬着下嘴唇,尝到了咸咸的味道,感受到了血腥味,她不能睡着。不能睡着,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无奈,却逐渐的失去了意识。

  这一刻,希秋认命了,就如往常一样的认命了。希秋一直认为孤儿院的孩子,什么都学不会,都没有关系,只要学会认命就可以了。认清楚自己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就可以了。

  渺小的宛若一粒尘埃的存在。尘埃,也是有存在的权利的啊。

  希秋现在只乞求着上帝,可以让她死去,痛痛快快地死去,若是半死不活,还不如早点死得好。她不怕死,她怕痛。生命如此渺小,她却连死的勇气都没有。因为她怕痛。

  意识彻底的被剥夺。脑海中,只回响着那个声音,“回去吧,希秋……”

  等到希秋的意识回到大脑的时候,是被人用很温柔的声音唤醒的,“你醒醒。”

  希秋挥着手,想赶开恼人的声音,不自觉的睁开了眼睛,瞳孔在一瞬间定格,谁来告诉她,眼前这个抱着她并且漂亮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家伙,是谁?难道是地狱的艳鬼?希秋一直以为自己死掉了。

  不自觉的伸出手掐了眼前这个艳鬼,“你好漂亮。”手下的触觉是温热的。希秋茫然,热的,那么就是说这个人是活着的,那么换句话来说,就是她希秋。还没死?巨大的震惊,使希秋一下子会不过神来。唯有傻傻的看着眼前的美男。

  赫连辰逸冷冷的说道:“放手。”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家里的老爷子叫了八批人马催死催活的喊他回家,这几天拼命的赶路,差点累死了他的马。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气,悠哉悠哉的慢慢晃悠,从天而降了一个女人,还好死不死的掉在了他的怀里。

  本着怜香惜玉的心态,赫连辰逸一反常态的抱着这女人等她醒过来。好歹这是大街上,总不能直接扔在地上不管吧。可是这女人也太不知好歹了吧。醒过来就掐他,一边掐还一边说:“你好漂亮。”

  对着他一个大男人说你好漂亮。赫连辰逸气得不知道改怎么办。这女人又开始对她动手动脚了,死命的掐着自己的脸,掐了掐他,摸了摸自己,说了句:“你是人啊。”

  这句话无疑是火上浇油,赫连辰逸的话简直就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放手。”感情这女人根本没把他当人看,什么好修养在这一刻消失的无隐无踪,什么怜香惜玉,简直就是鬼扯,全然推翻了自己先前的话。赫连辰逸毫不犹豫的一甩手。希秋的身子就那么飞了出去。

  希秋还没有从巨大的喜悦中回过神来,这边她已经被赫连辰逸甩了出去,再次认命的闭上了眼睛,搞什么啊,怕什么来什么,这一下摔出去,该有多痛……

雪羽
小神
小神

帖子数 : 372
威望 : 8
注册日期 : 13-07-04
年龄 : 18
地点 : 日本东京米花町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转载】古言文:守株待兔:盟主,我们私奔吧!

帖子 由 雪羽 于 2013-09-19, 18:44

第二章 让人无奈的跟屁虫


  扰是希秋还没有从巨大的喜悦中回过神来,这边她已经被赫连辰逸甩了出去,再次认命的闭上了眼睛。搞什么啊,怕什么来什么,这一下摔出去,该有多痛啊。她不过就是不小心的鬼迷心窍的捏了一下美男的脸吗,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要她这么倒霉的受皮肉之苦啊,还有没有天理了啊啊啊啊……

  希秋还没有搞清楚是什么状况,就见一阵尘土飞扬,然后她很光荣的与大地来了次亲密接触。

  “哎呦。”悻悻的揉着被摔疼的屁股,希秋浑身上下就像骨头散架了一样疼。真是看不出来,一个看似柔弱的美男竟然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少说这离刚才“降落”的地方也有5米吧,这么远他是怎么扔过来的。

  “该死。”暗暗咒骂了一声,希秋翻身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等等。入眼的不应该是宽广的柏油马路,到处行驶撞人不眨眼的大小汽车吗;不应该是穿的时髦,这露一点那露一点的浓妆美女和变质帅哥吗;不应该是装扮的鲜花亮丽的高档商店吗?

  那,为什么这里还是土路,还是那种繁琐的拖拖拉拉的古装古服,还是那种颠的能让人吐血的马车,还是那种黑白字体门前飘着旗帜的店铺?老天,她不会是一个不小心掉到人家拍摄现场了吧,那可真的的溴大了,再说…希秋愣愣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HELLOKETTY睡衣。现在她还穿着睡衣好吧,这样打扰家人家会不会生气,说不定还会拿着扫把赶她出去呢,她可是身无分文啊,你让她怎么回家。

  这边希秋还在无限遐想,那边的赫连辰逸早已呆不住。家里的老头子千叮咛万嘱咐的要他在后天天亮之前到家,一边说一边还哭哭啼啼的说他这怎么样那怎么样,虽然是书信,但是谁知道信纸上是不是他家老头子故意撒上的水。无论如何,他赫连辰逸也要赶回去不是,自己的妹妹就要嫁做他人妇,这又没什么。问题是自己的妹妹偏偏就不喜欢这个人,他这个做哥哥的怎么也要赶回去做个主啊。看着渐黑的天空,赫连辰逸终于忍不住发飙了。

  “该死的,我们快走!”

  希秋正在这边寻思着该怎么办的时候,就见一阵风嗖的从身边飞过,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感觉自己被一个人拎着飞了出去。茫然的望向前方,在看到了上下起伏的地面还有让人头晕的感觉后,希秋终于没骨气的紧抱住马上的男子。

  天天天天呐,这是搞什么,玩彪马吗。那也不要带上她好吧,她可是从小就晕车的啊。救命啊。死命的抱住刚才把她扔出去的男子,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小命就这样玩完了。

  “你再不放开我,我就把你想刚才那样丢出去。”赫连辰逸冰冷的看着前方,虽然没有对着希秋说,但希秋还是知道这句话是对着她说的。丢出去?不是吧,刚才那一下已经够惨了,再丢一下她还要不要活了啊。但是,睁开眼睛又看了一眼脚下的颠簸,希秋还是摇了摇头。不要不要,打死也不要松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好吧,这样从马上掉下去也是会死的。

  见身前的女子还是没有放手的意思,赫连辰逸终于不再看向前方,转而看向那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女子。这个女子很奇怪,她竟然是从天而降,而且还穿的那么怪异。不要说他在这里没有看到这样子的衣服,就是在别的国域都没有过。当然,不排除她这样子装扮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既然为他这么费劲心思,他又何乐而不为呢?正巧,他刚才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帮助妹妹逃婚,现在,只差一个助手了。

  赫连辰逸看向身前害怕的脸色苍白的女子,不觉得紧了紧环住她腰间的手臂。希秋一心只放在怎样使自己不掉下马,并没有发现此时的她和面前的男子的暧昧距离。赫连辰逸温暖的鼻息慢慢的喷洒在希秋的头顶,希秋因害怕而紧紧抱住赫连辰逸的腰身,两人之间,几乎找不出一丝缝隙,贴合的那样完美,那样巧妙。在外人眼里,两人就像是恋人一样紧紧地拥抱着,甜蜜,幸福。

  感觉到怀中女子的微微颤抖,赫连辰逸终究是放慢了速度,开始慢慢地帮助希秋放松。“身体不要绷得太紧,要注意迎*马的起伏,慢慢的放松就好了。”温柔地语气,让希秋慢慢平静了翻腾的心,开始按照赫连辰逸的话做。渐渐地,希秋不再像刚才那般紧张,甚至放开了紧抱住赫连辰逸的手。“真的耶。”惊讶的大叫,希秋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

  明媚的笑容,晃花了赫连辰逸的眼睛。有多久,自己没有这样笑过了?已经不记得了呢?自从那时候开始,自己就不会笑了……从思绪中回过神,就听见身前的女子一阵大呼小叫。“喂喂,你在干吗啊,完了完了,不被你摔死,我今天也要坠崖而死了。”希秋一脸“我死定了的表情”,哀伤的看着前方的断崖。

  赫连辰逸也望向前方,果然看见了一处离自己有100米远的断崖。应该是刚才失神的时候不小心跑到这上面来的,不过,以他的武功想逃生是很容易的。可是。看着身前的害怕女子,突然很想逗她一下,于是紧张兮兮的说。“哎呀,这可怎么办啊,我们不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吧。”希秋一听,眼中的绝望也加深了,但是却不见一丝害怕。这有什么呢,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害怕什么死吗,或许死还是我的解脱了呢。

  看见希秋真的是报了必死的决心了,赫连辰逸也就不再逗希秋,伸手抱住希秋的腰,身子一提,施了轻功飞了出去。希秋本就不愿看见自己掉下悬崖的样子,便死死地闭上了眼睛。飞起的那一瞬间,希秋以为自己掉下了悬崖,猛然间,有一股勇气驱使自己睁开眼睛。“咦?我没死?”惊讶的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站在崖边,希秋不解。赫连辰逸松开了希秋腰间的手,然后走到自己的一个树属下面前伸出手。那人会意的从马上翻身而下,把手中的缰绳交给赫连辰逸。

  见赫连辰逸有抛下她要走的意思,希秋急忙喊道,“等等。”小跑到赫连辰逸的马边,抬头。“你可不可以,收留我啊。”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和看见的场景,希秋终于明白自己是穿越了,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人的话,她是绝对活不下去的。至于为什么选他,是因为他虽然看起来很凶很冰冷的样子,但是希秋知道,只要她是真心求他的话,他一定会收留自己的。

  赫连辰逸嘴角扬起一丝算计的微笑,“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只相信自己心里的感觉。希秋虽然这样想,但是她可不敢这么说,万一吓走这个美男,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因为你刚才救了我,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我可是个有恩必报的人,再说……”“?”“再说,你长得这么漂亮,跟着你绝对没错的。”果然,一听到这句话,赫连辰逸原本算计的笑容即刻隐去,换上了满脸黑线。希秋掩嘴偷笑,然后发现不对,又换上一副我很可怜的样子看着赫连辰逸。

  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赫连辰逸突然发现这个女子和别人很不同。不是衣服的不同,而是,一种他也说不上来的不同。总之,这种发现竟然让他很开心。可是,连他也不知道,后来的他们,竟然有那样的故事……

雪羽
小神
小神

帖子数 : 372
威望 : 8
注册日期 : 13-07-04
年龄 : 18
地点 : 日本东京米花町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转载】古言文:守株待兔:盟主,我们私奔吧!

帖子 由 雪羽 于 2013-09-19, 18:45

第三章 神秘妖媚男


  赶到傍晚,终于在希秋快要被颠得五脏六腑都冲出口腔后到达了一处客栈。希秋揉着屁股毫无形象的哀嚎使得所有人再看向她的眼里都多了一丝不屑和轻蔑,而本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在意,只是一味的抱怨明天可不可以不要骑马可不可以改成坐马车云云。

  最后,在赫连辰逸忍无可忍的警告的眼神下,希秋才不甘的闭上了嘴巴,其实心里已经已经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了。

  莫名其妙的穿越到这个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是哪里的朝代,虽然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历史中学到的古代,但是希秋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绝对不像是小说中的灵魂穿,而是那种比较普遍的肉体穿。

  这样也是有好处的,就不用去适应别人的身体而浪费自己的精力,她可是很懒的,再说,要是万一不小心穿到了一个浑身是病的病秧子上,这可不就亏大了,她希秋可是从小就没生过什么大病,身体好得不得了,她才不要做一个药罐子呢。

  好了,回到正题,目前最主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自己到底穿到了一个什么朝代以及与这个朝的相关内容。虽然目前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穿回去,但是做好准备工作是必要的。

  想好了一切,希秋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开心的对着桌上的食物大扫荡起来。赫连辰逸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会眉头皱得死紧一会又开心的偷笑的希秋,不解的眯起眼睛。这个女人到底是在想什么啊,他怎么完全搞不懂了?猛然想起一个事情,赫连辰逸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对面的希秋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希秋尽管吃的不亦说乎,但是对赫连辰逸的提问,希秋还是多了个心眼。没有马上回答他。

  ,赫连辰逸显然有些不高兴,脸色黑了一半,大有你不告诉我我就不收留你的意思。看到这,希秋害怕他真的扔下她跑路,赶紧老老实实的交代道,“我叫希秋。”

  “希秋?”赫连辰逸喃喃的念着。“还不错。”

  “哦。”抛下了一个单音节词,希秋又去填饱胃了。让赫连辰逸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夜晚的时候。希秋静静地趴在窗台上,望着古代的夜景。远处的闹市灯光闪闪,虽然是晚上,但是有很多店铺都没有关门。当然,最热闹的要数烟花巷的百花阁。希秋此时完全没有了白天的那种慵懒和嬉闹,面上是无比罕见的严肃。

  她该怎么办啊,穿来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她竟然到现在没办法弄清楚这里是个什么地方。心里的恐惧早已淡去,剩下的只是无奈和无措。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也都不是他可以决定的。希秋回头看了一眼门口,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她知道赫连辰逸怀疑他,他能理解他派人守在自己房间还美其名曰保护。KAO,狗屁保护啊,明明就是监视,你见过需要保护的人不让出去的吗,真是郁闷,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也就算了,竟然还被赫连辰逸给摔了个狗吃屎,真是倒霉。希秋无语望苍天。不管如何,先搞定门口那两个人再说。

  希秋离开窗边,来到门前。伸手,推门。果然,门口两尊大佛很是威武的挡住了希秋的道路。

  “对不起,希秋小姐,你不能出去。”深吸一口气,希秋压下心头的怒火,装作不在意地说,“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啊?!门口的侍卫没有想到希秋会这么问,都愣在了原地。无奈的白了脸两人一眼,希秋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两个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了许久,终于做出了回答,“我们是来保护希秋姑娘你的。”

  “是吗?”嘴角的笑容加深,希秋一双墨黑的大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两人,“那,保护就意味着我不能出去吗?”

  “是。”这次倒是很快地回答了,两个侍卫人就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希秋好笑的看着两人,又说道,“那你们是保护我还是保护房间啊?”

  欸?这次两个侍卫又傻了,默契的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都感觉自己被耍了。“保护你。”其中一个侍卫犹豫的说道。

  “这不就得了。”希秋一拍大腿,斩钉截铁地说。“你看,你们既然是保护我,那么现在我要出去,你们是不是要赶着我出去呢?”

  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个侍卫彻底傻掉了。他们怎么有种晕的感觉啊。希秋窃笑的看着两个侍卫被自己的话绕晕,然后无意识地点头。哈哈,这两个侍卫太有意思了,几句话就把他们绕晕了。真是太可爱了。

  “好了,既然这样,那我们走吧。”无奈,两个侍卫迷迷糊糊的跟了上去,完全把赫连辰逸的话抛到了脑后。转角处,赫连辰逸黑着脸看着那两个笨蛋侍卫,暗暗咬牙决定下次一定要把这两个笨蛋给解雇了,不然还不得丢死他赫连辰逸这个人,竟然被一个女孩的几句话就给忽悠蒙了,真是废物。

  赫连辰逸旁边站着一个男子,男子斜倚在转角处的柱子上,嘴角的笑很是戏谑,男子长得很是妖媚,一双桃花眼直直的望向希秋消失的方向,眼里都是兴趣。

  “辰逸,这个女孩很有意思,你从哪里弄来的?”黑着脸的赫连辰逸一听这话,冰冷的眼神立马飘了过去,警告的意味相当的明显。

  呵呵,男子不在意的笑笑,挑起了细柳长眉。这个女孩很有意思,送给我吧,我想拿回去当宠物。赫连辰逸的眼神也对了上去。休想,这可是我的棋子,怎能白白送人。哦?你想要什么?男子双手环胸,眼里的兴趣又加了一分。我什么也不想要。恨恨的看着对面的男子,赫连辰逸磨牙。

  呵呵,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绕过赫连辰逸走进了他的房间。赫连辰逸看他一眼,又看向希秋走的方向。这个女人,真是麻烦,不过。嘴角扬起一丝邪笑,真的很有趣。

  正兴高采烈的逛夜市的某人很没想象的打了个喷嚏,然后自己揉了揉鼻子,边走边纳闷。自己也没惹谁啊,谁又骂我呢?后面的两个侍卫欲哭无泪的跟在某人后面,无限倒霉中~

雪羽
小神
小神

帖子数 : 372
威望 : 8
注册日期 : 13-07-04
年龄 : 18
地点 : 日本东京米花町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转载】古言文:守株待兔:盟主,我们私奔吧!

帖子 由 雪羽 于 2013-09-19, 18:45

第四章 男公馆


  希秋走在古代的街上,一边走,一边看,那神情俨然就是土包子进城。身上还穿着kitty猫的睡衣,不是她不想换,实在是没有机会换,况且她也不会穿古装,总不能叫那个美男给他换吧。希秋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个美男叫什么名字。

  所以一天到晚,“美男,美男”的瞎叫唤,叫的他一脸黑线。

  这边希秋走走停停,东看看西看看,后边跟着两个侍卫,无奈至极,早知道死都不要侍候这主了,简直就是自找罪受。本来还以为看个人很简单。

  希秋快步的走着,完全无视周围人的目光,有的时候看得她烦了,就恶狠狠地瞪过去,大眼瞪小眼,看看谁比较厉害。百无聊赖的走来走去。希秋无聊的想回去了。目光却在一瞬间定格。

  等等,她看到了什么?男人。不对,确切来说,是两个男人。在具体一点,是搂搂抱抱都两个男人。希秋大脑飞速运转,现代同性恋数不胜数,她还看了N多的***文。当然明白眼前这是怎么回事。

  “好沦丧的说。”希秋愤愤然,世风日下,乱搞男男关系……两只眼睛拼命的瞅着。抬头看看这家店的招牌。希秋左看看右看看,她刚想问是不是招牌挂反了。愕然发现,自己......不识字!希秋受了很大的打击。不是吧,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

  回过神来很是庆幸的告诉自己,能听的懂话就很好了。拼命用“女子无才便是德。”来告诫自己,呜呜。可是,可是,她不是无德啊,她是不认识字啊。

  没关系,不认识字也没关系,也大概可以猜出来这个地方时干什么的。希秋抬起脚就想走进去。丝毫不担心有人会拦着她。在她的潜意识里。都是女人的妓院,是给男人逛得。那么都是男人的妓院,当然是给女人逛的。

  站在门口的两个龟奴毫不犹豫的拦住了希秋,眼神极其轻蔑,无声的传达着信息“你有钱吗。”

  简直就是狗眼看人低。希秋后退一步,她没钱,她后面的左右护法有钱啊。

  “给钱。”希秋笑眯眯的看着两个侍卫。

  “希秋小姐,我们没钱。况且我们只是您的侍卫.”两个侍卫毫不犹豫的拒绝,我们只是保护你的安全而已,才没有那个必要花钱供你玩男人。

  “你们是我的侍卫啊。那要做什么呢?”希秋歪着脑袋,食指顶着脸颊,满脸的疑惑。

  “当然是保护希秋小姐您。”侍卫毫不犹豫的答道。

  “这样啊。”希秋尾音拖得极长,两个侍卫被她看得毛骨悚然。虽然希秋在笑,可是为什么,他们两个觉得好恐怖。好像要大难临头了。

  “是......是的......”答得有点勉强。

  “保护我要做什么呢?”

  “保护希秋小姐不受伤害。”侍卫回答......天呐,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的侍卫就是要保护我,而保护我的根本条件就是不让我受伤害是吧。”希秋确认道。

  “是......是的......”怎么回事,明明就是事实,为什么,他们感觉好恐怖。

  “那么我现在要进去这里进不去,我受伤害了。”希秋可怜兮兮的看着两个侍卫。

  两个侍卫齐齐黑线,什么和什么。“希秋小姐,您没受伤......”活蹦乱跳,还要进去玩男人,看不出来你那点受伤了。

  “我心里受伤了好吧,你看不出来吗?”希秋可怜兮兮继续她的眼泪攻势。其实进不进去完全无所谓,现代BL酒吧去的多了,古代的应该也差不多。就是头发长了一点,衣服长了一点,男人长的漂亮了一点......貌似这么一想,差好多啊。

  我们看不出来......两个侍卫真想那么回答,在希秋眼泪攻势下,两个人都不情不愿的掏出了钱。在哪里计较着这钱算谁的。希秋深怕他们后悔一把抢了过来。不耐烦的开口:“算你们少爷的。”

  两个侍卫眼神闪闪的抬起头,默默对视,又低下了头?少爷比你还不好得罪,还是算自己的吧......欲哭无泪。

  希秋直接把银子甩给两个龟奴之中的一个,那个一接到银子,看希秋的眼神简直比看到了亲娘还激动。好声好气的迎了进去。希秋带着两个跟班,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给人一种错觉,是来砸场子的。

  赫连辰逸看着消失的三人组,手不自觉的抚上额头。痛心疾首,他检讨,他反省,自己最近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竟然让他碰到希秋。外加这两个笨蛋属下。简直就是丢人。眼看三人组就要看不到了,赫连辰逸极其无奈的跟了上去。

  心里默念为了妹妹,为了妹妹。甩手丢了一块银子,就走了进去,跟上了希秋的步伐。

  希秋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好,好漂亮的说。只见大堂里,什么都有,男的有女的也有。不正当的男男关系,男女关系。就差再出来一个女女关系了。希秋随便拣了张桌子坐下。环顾四周。确实不一样。

  没有了现代酒吧那种低沉昏暗的糜烂,这里的糜烂,是在骨子里的,黑暗的地方,往往是连一丝光都找不到的。叫了两壶酒,希秋用杯子一口一杯的喝着。味道淡淡的,也喝不出是什么酒。比不上现代的白酒来的那么浓烈。倒是像极了清酒。有点想念了呢。白酒,葡萄酒......以及现代的一切。包括孤儿院......

  期间还有些小倌来问希秋要不要陪酒,希秋摇摇头,酒,还是一个人喝的好,本就是孤身一人,何必拉一个下水,并且希秋根本没有其他的心思,只是单纯的想看看这里的布局。

  “一个......两个...三...五....不对六个。”希秋语无伦次的数着酒瓶,发现摇摇晃晃的酒瓶有六个,看着看着又多了一个。“不对,是七个......”

  谁让希秋大言不惭的嫌弃这里的酒喝不醉。现在好了,醉的和摊泥没什么区别。两个侍卫一个头比两个大,搞什么。背回去?不行不行,男女授受不亲。放着不管?也不行。

  就在两人无可奈何之际,赫连辰逸走了过来,两个侍卫连忙让路。赫连辰逸瞪了两人一眼,“回去在收拾。”两人接收到赫连辰逸眼神里的信息,欲哭无泪。与我们无关啊。

  赫连辰逸想伸手推希秋,想想还是算了,不符合他的形象,“喂,麻烦鬼,醒醒。”

  “别吵。”希秋醉的一塌糊涂,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来人,“不是和你说我一个人喝酒就好了,不过你长得那么漂亮做小倌干什么?虽然小倌是越漂亮越好的啦......看在你那么锲而不舍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陪你喝酒吧。”

  希秋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赫连辰逸看了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扯上了希秋的耳朵,“你给我起来。”

  希秋痛的清醒了一点,看着眼前暴跳如雷的人,奇怪的很。他怎了来了?难道美男喜欢逛男公馆?难道美男是个GAY.......

雪羽
小神
小神

帖子数 : 372
威望 : 8
注册日期 : 13-07-04
年龄 : 18
地点 : 日本东京米花町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转载】古言文:守株待兔:盟主,我们私奔吧!

帖子 由 雪羽 于 2013-09-19, 18:46

第五章 醉酒


  希秋越想越怪异,心里认定了赫连辰逸是个GAY。看他的眼神,带着点怪异,带着点兴奋。希秋只知道现代有同性恋,没想到古代也有,她能不开心么?希秋就差对着赫连辰逸流口水了。

  “你那该死的眼神看着我做什么。”赫连辰逸怒气冲冲的看着希秋,来逛男公馆,没事,和他没关系,就随她去了,他忍。喝醉酒了,头痛的是她,没关系,继续忍。现在好了,把他赫连辰逸当成了小倌。忍无可忍了。

  “你好漂亮啊。”希秋喝醉酒就开始语无伦次,酒品还是不错的,至少不会发酒疯,只会把人家逼的发疯而已,赫连辰逸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从那之后,打死不给希秋喝酒。不然希秋没发疯,他要发疯了。

  “……”赫连辰逸无语中,漂亮,一天到晚用漂亮来形容他,这个该死的女人。怒。

  “你这么漂亮干嘛要来当小倌啊。漂亮可是男人最大的资本。”希秋色迷迷的看着赫连辰逸,身体被赫连辰逸半抱着,重量全部压在了赫连辰逸身上,伸出爪子拼命蹂躏赫连辰逸的脸。

  “你给我放手。”赫连辰逸没有兴趣留下来给人家观赏,直接拖了希秋走出了男公馆,希秋不挣扎也不反抗。美男啊美男,整个魂都被赫连辰逸勾走了。

  身后两个属下立马尽职尽责的跟了上来,赫连辰逸凶狠的命令:“别跟着我。滚回去。”笑话,他还不知道希秋喝醉酒了会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刚刚说他很漂亮,已经让后面两个家伙闷笑不已。他还要面子的。

  这边两个侍卫一路小跑走了,这边希秋眨巴眨巴着眼睛,“才不要放手。你好漂亮。”那么漂亮,怎么舍得。

  “你给我放开,我不是小倌。”赫连辰逸闷闷地说,真想把她直接扔在地上,免得麻烦。可是,看着那么可怜,还喝醉酒了,还是,算了吧。

  “那你是谁啊?”希秋好奇宝宝的问道。除了刚刚那个小倌,她还真不知道还有谁那么漂亮。完全忽略掉了赫连辰逸。

  赫连辰逸无可奈何的回答,“我是赫连辰逸。”

  “赫连辰逸?”希秋重复着这个名字,很干脆的回一句:“不认识。”

  “……”赫连辰逸无奈,难道就没告诉过希秋他的名字?仔细想来,还真的没有。

  “赫连辰逸是谁啊?”希秋好奇地问道。这个名字好好听啊,真希望人也是个很漂亮的人。

  “我。”赫连辰逸闷闷的回答。

  “你是谁啊。”希秋继续问,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美男。”不是他赫连辰逸自恋,只是赫连辰逸相信,他要是再说一句:“我是赫连辰逸。”希秋一定会问出;“赫连辰逸是谁。”这种问题,他没有兴趣在这么一问一答下去了。

  “原来你是美男啊。”凌希恍然大悟一般,“既然你自己都承认自己是美男了。怎么不可能是小倌。”希秋理直气壮的说道。

  “希秋,你给我闭嘴。”赫连辰逸忍无可忍。喝醉酒的人,想和她讲道理简直是白搭。他还是省点力气的好。

  “美男,你叫什么名字?”希秋被他吼得酒醒了一点,看着赫连辰逸,极其认真地问道。

  “你给我听好了。”赫连辰逸停了下来,希秋还摇摇晃晃的挂在他的身上,赫连辰逸也毫不在意,一字一句,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叫赫连辰逸。”

  “赫连……辰逸?”希秋迷茫的重复着,“那个辰逸?”

  “星辰的辰,飘逸的逸。”赫连辰逸抱着希秋,在她的耳边呢喃道。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希秋不自觉的躲避,因为好痒。而赫连辰逸显然不想让她躲过去。紧紧地抓住她。不让她逃离。

  那细细的话语,宛若宣誓一般。希秋迷茫的想着。

  “飘逸……”飘逸。逸……

  “对,飘逸的逸。”赫连辰逸很高兴的重复着,以为这个丫头终于正常了。下一句话便把赫连辰逸打入地狱。

  “逸,就是兔子啊。”希秋恍然大悟的说道。逸不是一个兔子,加一个走字底嘛。

  赫连辰逸抱着希秋的手臂,僵住了,“你……。你……”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兔子?竟然叫他赫连辰逸兔子?

  “我什么啊,兔子乖哦,我最喜欢兔子了啦。”希秋笑眯眯的说道。

  “你给我下来。”赫连辰逸黑着脸想把希秋从自己身上扯下去,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压根没想到用什么武功,思绪完全停留在他赫连辰逸=一只兔子。这个诡异的公式上了。

  “美男,不要啊,这么一下会摔死的。”希秋醉归醉,可是还记得那天被赫连辰逸摔下马的场景。五脏六腑都要摔出来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怕的要死。鉴于这样的心理,希秋死死地缠着赫连辰逸。

  赫连辰逸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没事找事。“你够了没有。”赫连辰逸挣脱不开,无奈的妥协,“我背你吧。”安分点啊,快被她掐死了。只不过轻轻地摔了一把。没必要那么记仇吧。

  “不要,等下你又把我摔下来。”希秋直接反驳。背上摔下来更痛。

  “那你想怎么样。”赫连辰逸酷酷地问。这丫头,软硬不吃。都不知道怎么对付。

  “你抱我。”希秋得寸进尺的抱着赫连辰逸。赫连辰逸听到这个要求。直接想去撞墙。

  “不知羞耻。”赫连辰逸冷冷的说道,又撇到她的奇装异服,更是生气。还逛男公馆。简直就是败坏门风。

  “赫连兔子,快点抱我。”希秋本着一个信念,我喝醉了,我最大。所以。都要听我的。大有你不抱我走,我就赖在这里了。

  赫连辰逸一言不发的横抱起希秋,算他倒霉。就当是为了妹妹。赫连辰逸磨牙。心里还是极度的不平衡。

  就算为了妹妹,也不带这样的吧。这成了什么了?马上带着她,现在还要抱着她。免费劳工也不是这样的!赫连辰逸看着怀里安睡的希秋,不知不觉间,也不是那么生气了。反而很享受这一份恬静。

  “美男。兔子……赫连兔子。”希秋睡梦中还在喃喃自语。

  赫连辰逸可以当劳工,可是绝对不能当兔子!狠狠地磨牙。睡梦中的希秋,回忆起那天,什么都记不住了,只记得一直有磨牙的声音……

雪羽
小神
小神

帖子数 : 372
威望 : 8
注册日期 : 13-07-04
年龄 : 18
地点 : 日本东京米花町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转载】古言文:守株待兔:盟主,我们私奔吧!

帖子 由 雪羽 于 2013-09-19, 18:47

守株待兔:盟主,我们私奔吧!
简介: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一朝穿越掉在了美男的怀里,眨了眨眼,美男嫌弃的看着邋遢的希秋,毫不犹豫的摔了出去。
  长得漂亮的男人会骗人,尤其是名字很好听,长得很好看的男人更加会骗人。比如说他赫连辰逸。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大笑了三天“赫连兔子。”
  “想我代替你妹妹嫁人?可以。那个男的比你有钱还是比你帅?要是比你有钱又比你帅。我肯定嫁。”巧笑嫣然,却流下了眼泪。
  姬魅夜看着坐在棺材上喝茶的女子笑的花枝乱颤:“我长得那么美,你嫁给我如何?”越看越像小宠物,真想带回家去养。
  “不要。”毫不犹豫的拍掉肩上的爪子,一个男人长的那么妖干嘛,这年头,人妖她不爱,穿的那么五颜六色干嘛,又不是找戏子。
  “赫连兔子,你明天就娶我.”
  某兔子点头答应。

雪羽
小神
小神

帖子数 : 372
威望 : 8
注册日期 : 13-07-04
年龄 : 18
地点 : 日本东京米花町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转载】古言文:守株待兔:盟主,我们私奔吧!

帖子 由 雪羽 于 2013-09-19, 18:47

网站断天,古言美文,望各位观看。

雪羽
小神
小神

帖子数 : 372
威望 : 8
注册日期 : 13-07-04
年龄 : 18
地点 : 日本东京米花町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